中国画欣赏 袁炳华作品

2018年06月02日 16: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袁炳华袁炳华

  字隐墨,号一尘、华兰斋主人,江苏苏州人。职业画家,自幼酷爱书画,长年从事山水画创作,作品被高风堂等美术馆收藏,苏州华兰斋书画院院长。

  骚人袁炳华

  代序

  一

  戊戌岁初,贵阳凤凰哨,漫天大雪。

  210国道,目力所及处,五六起车祸,侧翻的车身,很快披上一层雪白。

  停车,取出双拐,择一山凹处,支起画板,一幅《大雪封山》图卷徐徐展开……真是停车坐爱凤凰哨。

  闻此,听者无不时空错乱,早已置身数千里之外,天地间,万籁俱寂,雪花飒飒,此刻,整个世界都属于这位画者。

  囿于行动不便,又不愿麻烦他人,袁炳华外出写生喜欢独来独往。一人、一车、双拐、画板、画笔、颜料,以及简单行囊,兴之所至,说走就走,来去一阵风。车行天地间,忽如独行客。然也!

  说“客”,似乎也不贴切。其人所到之处,那山、那水,以及那里的妞,都呈现在他并不硬朗的笔端,此时,贪婪、好“色”的本性一览无余,他将“它们”一网打尽,然后一脚油门,绝尘而去。画面切换到姑苏城外的别院,他正独自一人逐一端详,有一种“丰收时节,地主收租的快感!”

  北上南下,东奔西突。这样的“攻城略地”,袁炳华已经跑遍了祖国的半壁江山。

  骚气侧漏。

  二

  在山水、花鸟和人物间,袁炳华尤爱仕女。

  一出生,他就沾染了江南的骚气,抑或说是自带骚气。小时候,身体有恙,无法与同龄人一道在乡间的小路上挥洒童趣,袁炳华将身上唯一能正常运转的眼睛——投向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吴门画派”的代表人物,每每从别人处的画册上看到他们的画作,便两眼放光,乐不思归。其中,又以唐寅的仕女图为甚。

  细劲高雅、妍丽丰盈的仕女们,叩击着袁炳华幼小的心灵——长大也要做这样的画家,一颗种子,一颗与女人息息相关的种子就此扎根在他的心田。

  三十多年过去了,这颗种子,已经开出绚烂之花——他不仅持续画仕女,还兼习山水、花鸟、鱼虫。毫无疑问,在此过程中,他收获了一众女粉丝,更为贪婪的是,将一女粉纳为己有,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这不,品茶闲谈间,一位女粉翩翩而至,袁炳华顿时眼放金光,整个身体也跃动起来——

  “这幅刚画的啊,很美嗳!”

  “没你美!”

  “送给我啊?”

  “连人送给你,天天给你画裸画!”

  “讨厌!”

  ……

  插科打诨,点到为止。

  接下来便是女粉协助铺纸、备笔、倒墨……又一幅仕女图初现端倪。

  从唐寅的仕女画,到今天的女粉丝,袁炳华的仕女画作日臻完善。现在,他把自己最得意的四幅仕女图挂在工作室的入口处。

  风骚之人。

  三

  自古吴地尽风流。

  即便是今天,在江南,倘若说某个人会画个画、写个字啥的,那还真不能嘚瑟——在一些大家甚至是普通老百姓看来,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但袁炳华不一样。

  初识袁炳华者,往往不是被他的画作吸引,而是被他画上的题跋打动——三言两语,不急不缓,对整幅画作有四两拨千斤之用。更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是,他的字还写得那么俊俏、性感。

  袁炳华自言:字比画功底好。诚也!

  这就足以让他嘚瑟一番了。

  袁炳华坦言,在书画的道路上,他没有正经地拜过师。这是一件好事,拜师了,必然会跟着“师傅”去了,每一笔、每一画都能看出是哪位师傅的。

  窃以为,袁炳华是有师傅的,他的师傅是沈周、唐寅、张大千……这些人不仅画画得好,字也是一流的。

  从这些人身上,袁炳华学到了真谛:

  书画同骚。

  今天的袁炳华,风骚初显,假以时日,必成大骚,女粉们,翘首以待吧!

  戊戌仲春 张红军拙笔于姑苏城内

  作品欣赏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