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文心鎏彩——书画双人展之杨鎏漩

2018年12月05日 17:1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个人简介

  ▲杨鎏漩

  2004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环境艺术设计系,现为职业画家,长沙正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长沙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长沙市天心区美术家协会主席、长沙画院画家、湖南省潇湘书画院副院长、湖南省真卿书画院副院长、湖南省九歌书画院院聘画家、湖南省财苑书画院艺术研究员、扬州八怪书画院特聘画家。

  ◆水墨兴会写灵性—读杨鎏漩绘画作品

  文/黄镜源

  鎏漩的绘画创作,构图有奇思而不险怪,笔墨挥洒而不烂熟,注重当下,不拘格套,气脉通畅,元气淋漓。他将其中一个作品系列取名为“水墨心情”,顾名思义,用中国水墨画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情与内心的境况。《文心雕龙》中说“岁月飘忽,性灵不居”,黄公望在《写山水诀》中说“画不过意思而已”,皆旨在强调文学艺术是人类心灵情感的外在物质表现。鎏漩绘画创作的出发点显然是与古人之心相契合,与此同时,他在传统的中国画图式与笔墨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新的尝试,用自己对中国画独有的理解和审美意趣,探索如何运用水墨的语言有效地表达自我。可将其称为“当下兴会”。“兴会”是指“因忽有所感触,而发生的兴致”,就是创作时尊重自己的当下感受,讲究“即目”“所见”,妙观逸想后进而追求自然之真美与内在性情的共鸣。

  作品《即将暴雨》表现着暴雨即将到来的瞬间,整个画面切分为三个部分,左边布满雨水痕迹的玻璃窗,中间阳台开得烂漫也有些憔悴的盆花、窗外的建筑,与右边的墙面,三个部分形成鲜明的“点、线、面”组合;窗外风景的“虚化”与阳台外风景的“写实”形成对比,以及水墨的黑白关系处理,在他这里运用得自然巧妙。玻璃窗上雨水有力地拍打、滑落下来,这是我们生活在城市寻常可见的一幕,雨水使画面充斥着音乐鼓点的节奏,这生动的场景正如一首著名的诗歌中描述的那样:“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或曾经落下。下雨/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架上的黑葡萄”。

  对雨好像有着特殊的情结与偏爱的他,每次落雨的时候,仿佛也落到了他敏感的内心,他感到心情有些忧郁,彷徨,躁动和不安,在思索着或是回忆着什么,他享受这样的情绪,用画笔将这些触动一一记录下来。作品《雷雨》《等待雨来》《第三十五次雨季的到来》等,都在捕捉雨即将来临或者正在落下的瞬间,画面或表现都市题材或田园山水,既有许多传统绘画的表现技法也有新的图式与符号。在他多幅画作中,躁动而浓重的树下总有一池清润宁静的水,用浓墨和淡墨带来“静躁”对比,在极动中越发显得静谧,体现出一种生命节奏,因此他的画面透出的气息是安静的,抒情的,高蹈的。

  另一方面,鎏漩从事中国画创作的时间其实并不长,进步的速度却日新月异,这自然是得益于他深厚的家学渊源、良好的写形能力和多年从事艺术设计的经验,在创作中既强调诗境,又注重运用构成关系让画面具有形式感,同时表达了自己当下对生命的沉思,如作品《阳台上叫不出名字的花》和《被雨点打湿的窗台》,明显也是构成关系的运用。更耐人寻味的是,如果不看题款,观赏者的注意点也许是画面道路的延伸或是窗外风景,而他关注点则落在偏安一隅,在阳台上静静开放的盆花。生活在当下钢筋水泥城市中,人与自然的疏离,这花或许是他自身的隐喻,也许也是我们现代人共同的隐喻。

  作品《树荫下》,将西方绘画的光影表现带入画面,在这里,他的落墨大胆,笔触欢快,心情愉悦。同样是寻常可见的路边转角,树荫下光影流转,在都市生活的倦怠与荒芜中遇见浑然的生命力,他敏感地捕捉到这阳光、树影和蝉鸣带来的自然喜悦,产生了通感与共情,并用抒情的笔调写着“树荫下,寻找太阳直射过来的方向,那里定有只蝉儿在鸣唱”。类似这样的沉思和细腻的诗情在他的作品还有许多,他不引用古诗词拔高立意或是刻意炫耀才华,只用平实的语言将感受寓意其中,用画境印证生命感觉。

  笔墨当随时代,在不同的时代的浪潮中,传统笔墨就如渡海的航船,因此我们需要很好地掌握驾船技术,目的是驶向艺术的彼岸。而很多时候,有些人会过于迷恋自身娴熟的驾船能力,乐此不疲,不断地在浪潮中间展示着自己的技巧,无法弃船登岸,落入“法执”的困境。鎏漩清楚自己目的地的方向,因为年轻,在面对传统这艘船的时候,或许他还不那么安分,还不时地跳到水里,里外地打量这艘船的全貌,他在探索技法的种种可能性,必然要勇于尝试,敢于突破,寻找新的经验,新的表达,毕竟时代不一样,航船和大海也在发生着新的变化。

  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博尔赫斯在他的文集中的一段话:“1950年前后,赫尔曼·巴尔断定说:‘具有现代性是唯一的责任’。二十多年后,我自己也承担起这个完全多余的责任。具有现代性就是具有当代性,和时代共脉搏、共呼吸;事实上我们都是这样,无一例外。”我们都很清楚传统笔墨的重要性,而身处文化多元化的当下,我们很难对当代性做一个准确定位。但文心千古同,对自身的追问,对时代的思考,对回归自然的向往以及诗意表达的渴望也是相同的。鎏漩已经具备许多优秀的特质,同时也一直在自我挑战,砥砺前行,相信不久后,他又会带给我们新的惊喜。传统或当代性这对他来说,这也许并不是一个难题,又或许对于艺术来说,有的时候硬币的正面和反面,是一回事。作为当今的80、90后,我们比任何时代的人都更期待完成自己使命,期待更多的奇迹。

  ◆部分作品赏析

▲ 68cm x 138cm 古诗意▲ 68cm x 138cm 古诗意
▲ 68cm x 138cm 夏日山居图▲ 68cm x 138cm 夏日山居图
▲ 68cm x 138cm 无事闲来挥尘墨 微蹙眉儿思悠悠▲ 68cm x 138cm 无事闲来挥尘墨 微蹙眉儿思悠悠
▲ 40cm x76cm 没有风,一片树叶落下的速度,每秒该是几厘米▲ 40cm x76cm 没有风,一片树叶落下的速度,每秒该是几厘米
▲ 42cm x 76cm 我想,想捧手星辉送给你▲ 42cm x 76cm 我想,想捧手星辉送给你
▲ 42cm x 76cm 树荫下,寻找太阳直射过来的方向,那里定有只蝉儿在鸣唱▲ 42cm x 76cm 树荫下,寻找太阳直射过来的方向,那里定有只蝉儿在鸣唱
▲ 42cm x 76cm 还记得吗,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池塘▲ 42cm x 76cm 还记得吗,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池塘
▲ 54cm x 76cm 路障▲ 54cm x 76cm 路障
▲ 76cm x 44cm 路过树影婆娑的日子▲ 76cm x 44cm 路过树影婆娑的日子
▲ 76cm x 44cm 圈不住的树荫▲ 76cm x 44cm 圈不住的树荫
▲ 68cm x 68cm 天正等烟雨▲ 68cm x 68cm 天正等烟雨
▲ 68cm x 68cm 云物图▲ 68cm x 68cm 云物图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