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灵与魂 画家王军的守望与远走

2019年08月09日 12:2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说到北方男人给人的印象,大多数人给出的标签是“豪爽”和“不拘小节”。但实际上接触久了,你会发现在他们爽利外表的包裹下,更多的是柔软和细腻。这样的矛盾体现在一个从事绘画艺术创作的人身上,就赋予了他的作品更多灵与魂,比如王军。

 

(王军)(王军)

  王军,祖籍山东,自小生活并成长于哈尔滨,有着北方人的“通病”——义气、务实;先后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微博)求学,最终留在了北京并任职于后者——艺术生涯又带给他沉静、固执、浪漫、感性的艺术特质。年少的叛逆与烦恼,成熟后的拼搏与挣扎,时间的年轮最终打造了独一无二的他:性格上直率、坚持原则、固执又讲义气,是亲友身边可靠的倚傍;生活中动静皆宜、细腻独到又铁骨柔情。

 

(早期素描作品)(早期素描作品)

  王军早期的几幅纸上素描,是他从学生时期的习作到真正意义上的创作的转型。故乡街市上的简单一幕,人们擦肩而过,模糊的面孔是挥之不去的故乡记忆。以小见大,他用这种方式,探索着平凡生活的感受;也用这种方式,尝试对传统文化形式的理解。

 

(逝去的记忆)(逝去的记忆)

 

(逝去的记忆)(逝去的记忆)

  油画《逝去的记忆》系列是王军的毕业创作。那年的冬天,作为东北人的王军第一次在广州过冬。对于他来说,没有刀刮脸的北风和鹅毛大雪,怎么算是冬天呢?在无数次梦见小时候趴在雪堆上玩耍醒来后,这些杂草丛生的破败建筑,也随着梦中的乡愁留在了画中。

 

(逝去的记忆)(逝去的记忆)

  废弃的操场、破败的厂房,曾经是两代人的记忆。年幼的作者也曾在类似这样的地方度过纯真的时代。曾经高不可及的篮球架、翻不过去的墙头,在灰蓝色的天空下随着时间的流逝,与父母那一代人的年华一起老去了,带走了曾经的辉煌。在用心体会了这些空间带给他的感受后,王军用一种暗沉的色调,将这一时空定格在油画中。正如他的朋友看了后感叹说:“看着这些画,仿佛能感到风从回忆中吹来,让人有种流着泪的微笑之感。”

  虽然王军的主要艺术创作是油画,但壁画、浮雕等作品也均有涉猎。

  源于西方的艺术形式,并不影响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深敬意。聆听历史的回响与文明的声音,揣摩每一个灵魂深处的震动和感悟,于是有了同江赫哲族博物馆壁画设计、苏家崮战役纪念碑等充满民族特色的诸多不同类型作品。对他来说,每一次全新的尝试,都是一种挑战与学习。坚持、不断尝试,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2008年《同江赫哲族博物馆壁画设计》部分照)(2008年《同江赫哲族博物馆壁画设计》部分照)

  壁画与浮雕硬朗的线条,展示着王军作为北方男人的豪迈;素描与油画的笔触和配色,又很好的显现出他的细腻与柔情。王军的每一个作品,都是灵与魂的美妙融合。在艺术创作这条路上,伟大与渺小,守望或远走,必然源于他聆听的终点和感受的起点。

 

【尾】【尾】

  “我将永远走在这些海岸上,

  在沙与泡沫之间。

  涨潮会拭去我的脚印,

  海风也将把泡沫吹走。

  但是海与海岸却会留存,

  直到永远。”

  ——纪伯伦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王军油画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