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著名军旅画家冀有泉作品欣赏

2019年09月30日 14:5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艺术简历]

  冀有泉,军旅画家、先后就读和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微博),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清华大学访问学者、博士生导师兼多所院校客座教授。其艺术成就被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中国日报、解放军报、美术报等媒体进行专访报道。多次为灾区群众和慈善事业捐赠作品,被誉为“德艺双馨艺术家”。

  其作品,以孤树之静谧、寒冰之冷酷、积雪之莽凉言其情,以抱树飞雪之轻言其神,形成了大气中充满灵秀、雄浑中流溢清朗、冷傲中深蕴绵柔的绘画风格。其笔下的胡杨,苍劲、古朴、雄奇、老辣。部分作品被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八一大楼、西郊机场等单位收藏或悬挂,并先后在俄罗斯、美国、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19个国家展出、获奖和收藏。2013年11月,随“多彩中华”代表团访问美国,现场多次作画,作品在联合国总部展出,4幅作品分别被联合国和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收藏。2018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名家(冀有泉)画集》。

  《古韵》

  我的胡杨情

  冀有泉

  初遇胡杨,是在1998年的秋天,至今已有20个年头。它的魅力、它的雄健、它的神奇、它的生命呼喊,令我血脉喷张,近乎晕眩。我认定,今后的艺术生涯,必将与胡杨紧紧相连。自那以后,每年我都要踏入西域大漠深处,探寻、拜访胡杨。从相识、相交到相知,我已与胡杨结为莫逆。

  《高天流云》

  这20年来,我绘画的主要精力转向创作胡杨题材。为求索、创新水墨胡杨画技法,我常常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在创作一幅幅胡杨作品的同时,我的心灵得以净化,我的精神随之升华,我的艺术追求不断攀登新的境界。

  《塔河胡杨千古情》

  许多朋友观看我的胡杨画作时会问我,是什么原因让你对胡杨如此眷恋、如此沉醉、如此痴迷、如此心驰神往?说心里话,是胡杨的品格、胸怀、形象、精神气质深深吸引我、打动我,它不仅化入我的水墨,更融入我的灵魂。

  《高原晚霞》68cm×68cm

  我赞叹胡杨傲然挺立、卓尔不群的品格。为创作山水、冰雪画,我曾游历名山大川,踏林海,观松涛,造访奇树异木。但我从未见过,在几近“生命禁区”的戈壁荒漠,竟然顽强生存着如此古老的树种—胡杨。它不畏环境严酷,傲视死亡威胁,堪称大漠英雄树。每每仰望胡杨,我身上流淌的军人血液总为之沸腾!

  《胡杨深处驼铃声》

  我敬佩胡杨勇于担当、泽及众生的胸怀。胡杨高傲却不冷漠,超凡却不孤僻。它扎根几十米,聚集起红柳、芨芨草、骆驼刺,在沙海中营造出片片绿洲。它用粗壮的躯干挡住狂风暴沙,它用浓密的枝叶遮住似火骄阳。

  《鹿鸣春雨》

  每当听到胡杨林中飞禽鸣唱,走兽嘶喊,骆驼叮当,合奏出的生命交响,我不由得热泪盈眶。我欣赏胡杨变幻无穷、千姿百态的形象。不少人印象中的胡杨,就是它的垂垂老态。胡杨确实饱受磨难,历经沧桑。

  《胡杨之恋》68cm×68cm

  它的身躯刻满了无情岁月的斑斑疤痕,但它古老而又年轻,沉稳又充满活力。它的四季变化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美不胜收。尤其是晚秋胡杨,在蓝天白云映衬下,金光灿灿,层林尽染,令人陶醉。

  《神秘的西域》

  胡杨即使老去,也展现出独特的风姿。有的状如伏虎、蛟龙,有的形似大鹏、飞豹。这边,武士仗剑与屈子问天形成鲜明对比;那边,智慧长者偷窥妙曼舞娘,令人忍俊不禁。

  《漫漫戈壁胡杨情》68cm×68cm 2013年

  胡杨的美是奇美!壮美!大美!胡杨是很难在其他树种那里找见的特殊的美!它不断激发着我的创作热情和艺术想象力!

  《大漠·胡杨·苍天》68cm×68cm 2010年

  我景仰胡杨坚韧不拔、自强不息的精神气质。胡杨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走进胡杨林,踏起的是数千年的历史尘埃,每次相逢胡杨,都是与历史对话和交流。

  《胡杨雄姿》68cm×68cm

  胡杨不惧怕死亡,它更渴望生命。它飞扬的种子,顽强地开辟新的绿洲;它千年不朽的枯干,会萌发嫩芽新枝。

  今天,它更为高耸入云的油田井架而欣喜,为腾飞冲天的神舟飞船而欢唱。胡杨,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生生不息、立志复兴、创造新的辉煌的象征。

  《天边》

  20年心血积累,我对胡杨的理解、感悟和缘分,经由我的画笔,化为水墨胡杨,作品已达上千。用我的画作帮助人们欣赏胡杨之美,领悟胡杨之魂,从胡杨身上汲取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草原祥云》68cm×68cm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冀有泉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