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馨 诗书同修 著名书法家 篆刻家薛夫彬

2019年10月28日 17:1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艺术简历]

  薛夫彬,回族。1944年8月生于北京。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及评审委员会委员,北京书法家协会第二、三、四届副主席,北京市文联理事,北京市政协委员,央视国际书法大赛评委,中国书法“兰亭奖”评委等。作品曾参加第二至八届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篆刻展、中青展,及国内外历次重要大型书展。并被中南海、钓鱼台、人民大会堂等收藏。出版有《薛夫彬书法选》、《薛夫彬篆刻选》、《余墨杂痕》(诗文集)、《中国书法教学丛书——行书研究》,以及多种书法教材。

  现为北京市文史馆员,北京书法院顾问,中国生态书画院副院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同学会会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导师等。

  录卢山白鹿洞书院联·《雨过琴书润 风来翰墨香》(行草)

  自立风神尺素中

  胡秋源

  分辨书法优劣不难,置入书史一比便知。精于技法者谓之能书,风标独运,卓然而出者尊为书家。

  二感发于心,缘于薛夫彬先生。

  认识薛夫彬先生当然始于书法,了解薛先生则是由于诗文。

  录汉刘向句·《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行草)

  薛先生,北京教育学院教授,书法学科带头人,三届连任北京书协副主席,两届连任中国书协理事,20年中国书协评审委员会委员。精通文史,尤其书论用功最深,著有《汉字书法略述》《余墨杂痕》等著作,心静气闲之际,每作诗自娱。

  染翰当求法理通,墨池笔冢觅师崇。

  苟能悟化前贤意,自立风神尺素中。

  这是薛夫彬先生的《艺事三题》之一,书者当重法理,以勤为师,参悟化古而后风采神韵自立。

  我称薛夫彬先生为“四美”之君:仪态美,品格美,诗文美,书法美。

  先生身高一米八,面如冠玉,气度淡定儒雅,身挟书卷气息。峨然举步,如鹤行鸡群。

  先生待人,高低老少一律平等。言辞温婉,春意袭人,或与晚辈把盏,或亲手为弟子布茶。眼中无所憎之人,心中无所愤之事,口中无损人之辞,语间无慢人之意。自在菩提心,善哉仁君子。

  录伊秉绶句·《翰墨姻缘 诗书志趣》(楷书)

  与之谈诗论文,则更是清澈的享受。绿雪一杯,清香盈室,绿雾浮动,灿然如春。楚辞汉赋,信口道来;唐诗宋词,如数家珍。谈锋如刃,细剖文理。层层剥茧,终见真谛。

  先生善文,每每与访客细论文理得失,时有所感,做诗词以明志,信口一两首,比来客细细鉴赏,恰如把玩古瓷器一般。每有会心处,是放纵意声。他淡漠世事,不求闻达,处世低调而了然于胸,让我想到了身处闹市,却默默独守绝技的古代隐者高士,但他竟然是桃李满天下的教授。

  自作联·《笔歌墨舞 画意诗情》(行楷)

  先生常说,文为情根,胸有文气浩荡,眼中万物生情,激愤哀婉,风丹霜叶,物与心遇,每有情生。至于书法,更是如此。如《兰亭集序》,先清澈,后舒展,继而忧涩,结卷阔朗,情绪起伏,百美结于锋颖。再如《祭侄文稿》,疾风骤雨,金铁挫鸣,悲切豪壮张于尺素。所谓柔甜之笔,难写金戈铁马;裂风之毫,难描晓风残月。正如先生诗句:“神出笔墨情堪注,使转超拨气象雄。”当下书家,只知职中求技,不知文中养情,下笔无情,一味纵横。更有甚者,不解书写诗文内涵,只以技法对付天下诗文,甚矣哉,斯文也。先生评曰:“俗书未必功夫浅,惜尔魂牵市井中。”

  薛先生书法作品,总能笔与文合,墨间含情。

  自作诗·《无题》(草书)

  如果细细品鉴,你会体味薛夫彬书法是一个完整的美的体系,笔墨与文意两相交融。通过主次强弱的书写强调,文意内涵由意会而形见,了然于眼前。线条圆转百变,点画跃动其间,情动而笔发,或赋文,或诗词。文中之情绪实先生笔墨之精要,轻重疾缓姿媚坚劲,笔墨的律动恰到妙处地把文中的情愫极致地体现出来。也许,看薛夫彬先生书写的诗词,你会真正领略书法的价值和功能:文字意蕴由只可感受变成可视,诗情画意由只可意会而凸现眼前。

  自作诗·《处事歌》(行草)

  当然,书法毕竟是一门独立的艺术体系,具有独立的规律要旨。运笔的提按使转,点画的轻重、长短、方圆,线条的曲直、擒纵、牵绾,结构的聚散开合,欹正长扁,谋篇的疏密开敛,墨韵的浓淡、燥润、虚实、涨渴等,均是书家必备基本功。功力深厚者方能驾轻就熟,挥洒自如。薛夫彬先生少年攻书,甲骨、大小篆、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纵览五千年,摘其精要,点滴融汇。少年得形,青年得质。七十年代得欧阳中石指导诗文艺理,渐入佳境。中年得神,老年得变。以深厚的文学修养潜化,以极具高度的理论解剖,取舍锤炼,得入化机。

  自作小令·《咏文房四宝》(楷书)

  薛先生诸体皆能,且有独到境界。盖源于其教师职业所需,师资所限,一专多能是环境要求,自强求实,所以兼擅多能。

  如隶书将《礼器》《张迁》等混糅于一炉,加以锤炼熔造,体势长短不一,点画疾涩有度,以方笔为主,偶间圆篆。天真磐露,风骨清标,生动体现了大巧若拙、大华寓朴的艺术格调。

  他的魏楷自作诗标《读史》,用笔畅达,结构精谨,古意盎然。

  行书“智者达观”,着重感性书写的心境,整幅作品一派苍茫迷离,如雾中看花,云中望月,随云观山,流溢着烟云苍茫的动态美感,入目撞心,使人感叹。

  自作诗·《调寄沁园春——记颐和园春游》(小楷)

  他的篆书自作诗“染翰”,笔行于李斯和邓石如之间,结体亦在方与圆之间,间或加以抖笔,气韵古朴,简约空灵。

  薛先生挥墨惊四座,驰刀掠八方。他的篆刻刀透秦汉,功力深厚,时出新意,虽少面世,却令人不敢小觑。如“留此存照”“弄翰”等,大气开张,简净儒雅。“一羽凌霄”“不二法门”则跌宕错落,独具匠心。方寸之间,气象万千,传导出浓厚的书卷气息,非一般庸工所能致也。

  自作诗·《抒怀》(楷书)

  他的行草艺术面貌极其清晰。“薛家撇捺世上无,全靠夫彬心神造。”作为薛书最基本的艺术符号,二者均是长线,包含深远的书法渊源和丰富的笔法内涵。造型开张,气韵潇洒,流转变化,极具表现力。线条圆中有方,方不露痕,纵横如百年枝干,苍劲挺拔。点如春桃,意态妖媚。或流转百变,擒纵有术;或巧点妙挑,意趣天然;或惜墨如金,干裂秋风;或弄笔如丸,恣意渲染。且又随文而发,随境而造。律动于情,行随意设。于有限的空间内幻化出无穷的美质。夫彬先生的书法是音乐,亦是舞蹈。薛家撇捺是舞袖,点画纵横乃是音符。从中可以看出他对魏晋文化的理解和偏爱。

  自作诗·《讽欺世书家》(楷书)

  如果将薛夫彬先生的作品置入书法史会如何呢?尽管高峰林立,大山千万,但薛先生仍是峰峦一座,卓然而立,自有风神。佳景堪赏,令人回味。

  录前贤句·《笃学尚行,止于至善》(行草)

  自作联题教师节·《傅道识为本 育人德在先》(行楷)

  自作诗·《秋色》(草书)

  自作诗·《题奉广州梅庵》(隶书)

  自作诗·《品茗咏兰五绝二首》(行草)

  薛夫彬印(朱文)薛夫彬印(白文)陟斋(朱文)薛氏夫彬平生所好(朱文·附边款)修远堂主(白文)

  无邪(朱文)霜落积水请(白文)平生好与书为伴(朱文)钝伯(朱文·附边款)大悲(朱文)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