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展|《穹林•2》季平都市花鸟新作展即将开幕

2018年08月21日 00:0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展览名称:穹林?2——季平都市花鸟新作展

  展览时间:2018年8月25日-31日

  展览地点:上海市南京东路422号朵云轩5楼(云上?朵云沙龙)

  从字面上看,“穹”字仿佛屋顶下站着一只笨笨的鸟。简单地图说背后几重意思:穹属“穴”部,在象形上更接近屋顶,“弓”则完全是鸟的代表。穹有穹玄、穹宇的意思,在中国文字中通常代指天空与屋顶,“林”字简单许多,代表树林、森林。

  在季平的绘画中,总会流露出浓郁的都市气氛,城市风光如此,市井人物亦如此,就连花鸟、街景也是满纸的城市味,一树一鸟,几笔随兴的淡墨,最后得到的却是城市味道。

  季平花鸟画的当代样式

  季平的花鸟画首次个展今年春天在绍兴张桂铭美术馆举办,后来又返回上海与各界见面。这次又是携带一批花鸟画新做举办新的个展。祝贺之余,我查阅了之前上海美术界人士对季平花鸟画的各种评论,特别是是王劼音、张培成两位先生的言语,慧眼识才,及时发现并肯定了季平花鸟画所取得的成就。

  王劼音先生在3月30日为季平写的一篇文章中从现代的角度分析了季平花鸟画,认为季平的花鸟画完全打破了固定的程式,自古以来直至今日画坛似乎从未见过这种“季平模式”的写意花鸟画。我十分赞同王劼音先生的评价,但认为季平受到传统的影响,耳熏目染了几十年,潜移默化,中国人的价值观和自然醒悟早已深入骨髓。 然而我深信季平从人物画到城市风景再到城市花鸟(艺术家自语及美术界人士认为),经历的主要是他的内心感悟和精神需求的变化,这在他转发给我的几段艺术心得中可以得到品察。我觉得季平的花鸟画是种个人化的当代样式,这样样式也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研究。

  一、季平花鸟的内心追求和观念拓展

  关于此,季平曾说他的花鸟画是毫无顾虑的将绘画带入“托物言志”的情感表达之中。通过借助“鸟”这样的和人类相处密切的动物,以卡通式的表情包,传递自己对社会的情感和关怀。的确,我从季平的艺术经历和探索线路可以得出结论,“人的问题”贯穿了他作品的三个阶段。而这三阶段又分别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自身的问题”;“人生存的空间环境”、“上海街头巷尾”、“弄堂居室”;“屋檐下的鸟鸣”、“鸟语-人生”等使季平一步一悟,让他反观对人的思考,以绘画的方式,水墨的灵动予以内心的追求。

  另外从观念的角度,季平的花鸟画实践拓展性地表现了人和自我的疆域,由直接表现人与人的关系和人的内心孤独到居住场所的黯淡,忧伤跃入到借助“鸟”的行为造型和卡通式的表情包,隐晦表达时代与个人化的心理感受。从直接表达到隐晦表现是季平水墨艺术之路在观念和内心追求上的明显变化。 通过一个个肖像似的独幅大鸟或两只大鸟的对视再或鸟的行为细语,明确的拓展了他的表达意念,看似单纯清新或凝重安静的画面,实质上包含了人的思想的投射,复杂而难以言表。

  所以,我认为季平的花鸟画是他在当代探索中取得的自然结果。如他自己所言是“托物言志”言明自我的观念的外延和拓展。

  二、季平花鸟画的笔墨结构和造型表现的当代性

  季平的花鸟画符合水墨的当代性标准,即先观念、后有笔墨构造,绘画形式统一到位。季平认为他的花鸟画是传递个人的思想观念和个人感悟的过程和方式。而他的花鸟画的笔墨结构和对鸟的突出放大正是因观念而生,并随之而变化而发展。季平的花鸟画大跨度的直中含曲的用笔和因鸟因物因画面结构均可以兼而统一的处理,将笔墨结构和造型表现融为一体。他越来越将多年来形成的用于人物画的构成方式体现在花鸟画的实践中,“柔和”的用笔、用墨、用色,在鸟与背景、枝叶、花卉里形成了弹性的“灵魂与肉身”之间的关系,以表达作品灵魂的统一。

  他说“时代需要有情感的笔墨来呈现,而非用程式化、表面化的笔墨去描摹时代场景”。他又说“我想要的花鸟画,就是区别于大家认同的“华丽、精美、娱人”的传统花鸟画。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被季平转化过的是他所惯有的“直率粗旷”的书写性笔墨性质的他心中独特的花鸟画,是“用以鸟为主体的视觉样式来重建原来的以场景为主的娱乐性的传统花鸟画”。“托物言志、鸟似人化、诉说自我情感、传达时代观念”,这正是季平用以其花鸟画笔墨结构和造型表现的依据和动力。

  三,季平花鸟画的“当代之美”

  王劼音先生在谈到季平花鸟画的美时将其总结为“画面之美”。他认为人们往往乐于看画中所描绘的对象之美,而从不关注画面之美。这种对画面结构之美、气韵之美、内蕴之美的漠视,正是我们欣赏现代美术作品中的一个“坎儿”。其实在今天我们关注当代艺术之美时一定要认识到与传统的唯美意识有本质的区别。如果对自我价值的体验提取,对当代科学和文化艺术形态的理解、对生存环境的彻底改变视而不见,只能使我们将今天的审美归入原有的文化及知识结构之中,而失去对当代生活中新的视觉环境、新的欣赏要求、新的心理感受所形成的多元化的时代性的审美理解。如在季平花鸟画的当代样式探索中,我们会看到在他作品表面的背后是他追求内心的真实表达,崇尚甚至还原人的朴素叙述,画中求真的时代之美的心理。我认为季平花鸟画的当代之美首先是他抓到我们这个时代对人、对物的本质化的美,一种返朴归真的美,和求其心理的真实与以鸟代人表达他的思想情感中的意识化的美。其次季平花鸟画的画面之美,也是弥足珍贵的,他所探索的当代方式的笔墨形式和个人化的“托物言志”的当代心理表述,使其画面贯通着个人化至集体意识为一体的当代之美。当然他作品中的鸟的形象表情如卡通式的表情包,同样充满了当代之美。

  综上所论,研究季平的花鸟画要与他之前的人物及上海城市风景画统一联系起来,而且还要继续跟随他研究前行的脚步,目前他的花鸟画探索还是早期心象的显现和手工绘画的阶段性成果。我相信他的未来和对未来探索的理解,期待季平走向纵深,为时代留下思想和探索的痕迹。

  文/蔡广斌   2018年8月20日

季平季平

  1956年生于上海,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书画院画师,中国剧曲人物画研究会副会长。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林风眠艺术研究协会会员,上海文史研究馆书画研究社特聘研究员,现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水墨缘工作室副主任,水墨缘画刊副主编。

  想了解更多季平作品敬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季平官网季平官网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