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特刊:著名画家傅书中绘画艺术

2018年12月28日 17:0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艺术简介

  傅书中,1954年生于河南。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外国留学生导师,对外汉语系特聘教授,伊朗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伊朗文化科技部艺术研究院院士。2012—2014年被人民艺术家协会评为“十大年度艺术家”称号。2016年11月被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中国文化研究院”聘任为研究员。师从:孙其峰、张凭、周彦生教授。主攻山水、工笔花鸟,兼擅书法、写意花鸟。

  作品曾被伊朗总统府、土耳其国会、奥地利维也纳美术学院、伊朗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和中国驻中东地区国家大使馆收藏。

胸中丘壑天籁回声

  胸中丘壑天籁回声

  ——傅书中焦墨山水画的探寻之路

  品读傅书中的山水画,仿佛其笔下能驱山走海,聚散风云,神思融趣,另我耳目一新。尤其是那用笔苍辣锋转的焦墨山水画。干裂秋风,纵横万状。黑墨团中,虚实藏露。烟云浩渺,俯仰其间,而叹造物之雄奇。

  追溯画家的山水画探寻之路,应该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那是他第一次走出中原,到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为了报考研究生,学习了大量的美术理论及石涛的山水画创新思想。系统的临摹了唐、宋以来的各大名家技法及作品。同时嶺南画派的关山月、黎雄才、林风俗、陈金章也对其有较深的影响,为以后从事山水画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山,倒海翻江卷巨澜》244×120cm 2018年《山,倒海翻江卷巨澜》244×120cm 2018年

  “登上黄山不看岳,华山归来不看山。”中州山水一直是他心中深深的眷恋。广州美院学习完毕,就一头扎进了连接关中和汉中的八百里秦川。在美院学习荆浩、关同、范宽、李成、郭熙的皴法和创作思想开始在胸中发酵,他六登华山,九进终南,风餐露饮,夜宿关中,饱览妖看。终南山的清迈雄浑,华山的奇肆伟岸,太行山的幽深奇崛,层峦叠嶂,万壑千岩,在画家脑海里逐渐筑成了神州山水的大意象、大格局、大气派。三年时间里他往返于,汉中、关中、太行执着的写生,积画稿千余。同时游学于西安美院、天津美院、北京画院。终于在八十年代末客居北京,拜中央美院的山水画教研室主任张凭先生为师,把山水画创作为自己终生的主攻方向。在教授悉心的传导下,数年下来山水画风格初见端倪。

《江山如此多娇》244×120cm 2018年《江山如此多娇》244×120cm 2018年

  唐代大诗人王维写山水“笔意清润”多用吴道子“水墨渲淡”之法。从而被董其昌奉为文人画南宗的创始人。但真正的传统山水画最高成就画家有自己的清醒认识,他在创作中这样提到“相传摩洁山水长于水墨而疏于丹青。元章淋漓而过于浑融。太行洪谷子、秦山老关同取二者之长,变为水墨丹青合体,视为山水画正宗。”这里讲的不是南宗,也不是北派,而是中原山水的独立风貌。

  坚守着中原山水的独立风貌,努力借鉴南宗、北派各家的笔墨之长,让作品远离感官的形色悦目,让沉思的玄机直达心性。笔触的酣畅,心境的高华是传达“诗意浑成”境界的通途。“诗意浑成,心境高华,笔墨酣畅,直达心性”字里行间透着作者对大自然的真诚,更透着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同时也为自己山水画创作风格定了基调。

《关山夜雪图》178×90cm 2017年《关山夜雪图》178×90cm 2017年

  当下的山水画创作格局,表面上看欣欣向荣。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家经济的蓬勃发展众多的画家不安份起来,“现实与应急”带来了发展的困扰。哪家山水画有市场,群而攻之,笔墨相差无几,不看作品题款,难识画者其谁。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不良状态。二十年来卓有成就的名家,被淹没了。而留在人们心中的仍是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陆严少。难道这不另人深思吗?

《关中秋意图》272×204cm 2005年《关中秋意图》272×204cm 2005年

  画家认识到了这切腑的痛点,决然地离开这纷杂纠葛的环境,去寻找自己能潜心而又相对封闭的伊朗德黑兰大学任教职。在那里,他可以不被干扰,用放大镜去悉心研究黄宾虹的笔墨,研究傅抱石、李可染、陆严少等前辈的艺术特点及创作思想。悉心研究中国画古代各流派的是非曲直。大使馆文化处图书室成了他的研究所。十年下来,理清、审视、研讨、开拓。加上对世界各国地貌和风土人情的了解,一种别开生面的焦墨山水画风格。终于形成了。

《太白飞雪图》244×120cm 2017年《太白飞雪图》244×120cm 2017年

  清醒地认识焦墨山水画艺术的特点,是我们把握研读画家作品的法门。画家在自己一幅创作中这样题到“焦墨山水笔墨相用易,枯淡相成难。黑白相成易,干湿相用难。非老手而不能为。”中国山水画历史上能画焦墨者少之又少。能把焦墨点线、干湿、枯淡用到炉火纯青者更是凤毛麟角。所以焦墨山水画的笔墨仍有开拓空间。研读画家的焦墨山水画,万点俱黑却灵光无限。用线老辣而吞吐自如。黑白相用到极致。白如烟霞扑面,黑如群山铸铁,诗意浑融,气概成章。更可喜的是他把传统几十种皴法捌开、揉碎、分解、提炼形成了自己的笔墨语汇。

  如画家所说,他去过二十几个国家,地貌各不相同,例如,新疆的戈壁,埃及的沙山。伊朗的盐海。都有独立特殊的地表肌理,如不是亲眼所见是根本无法想像用其点线的。为了画新疆的戈壁,伊朗的盐海,他废寝忘食,几经往返,反复实验,创出戈壁皴,茅地皴。聚雨点,沙坑点,盐海岚。这些方法非焦墨而不能为,察传统而不可见,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特别是这些方法己经不局限于中国的宣纸上,伊朗产的棉花纸,巴西产的甘蔗纸,台湾产的麻纸,埃及的水草纸,都是画焦墨山水画的佳品。这正是行万里路的新发现和对焦墨山水画技法的新贡献。

  已经看不出画家焦墨山水画的地貌出处,有伊朗高原,埃及沙山,欧洲阿尔卑斯山,尼罗河,多瑙河,来茵河,赛纳河都汇流到画家营造的笔墨天地里。

  在伊朗,画家和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扎德刚先生相约到北方写生。院长开上私家车,写生的画具拉了半车子,却见中国画家只带了一张六尺纸和一支毛笔一瓶中国墨汁,画具如此简便好生奇怪。等选好景,左等右等,中国画家不开笔,院长整用了四个小时画了一幅印象派风景。而在夕阳西下时,中国画家凝神静气,如囊中探物,连山接海,回望白云,分野阴晴,写出一幅逆光焦墨山水画,院长惊叹中国山水画的表现技法太神奇啦。

  “梦写家山乱皴法,披麻折带任游侠”十多年来他走遍了世界的山山水水,却魂迁梦绕着祖国的壮丽河山。他说从65岁—75岁再下10年功夫,去打造自己心中的个人风格,五十年磨一剑,能成器乎?

  如今画家己回到北京,就职于外国语大学的中文学院,除每周十几个课时教学任务外,仍在不间断的进行山水画的学术探索。画家以自己独立的视角,细微的观察为人们奉献出一幅幅凝重肃穆,气势恢宏,动人心魄的作品,“像无数散落在泥土上的桃花,像风中的芦苇,刮来了一派乡思。画家的辛勤耕耘,对世事从容淡定的生活态度才是造就大器晚成的必由之路。

  纵观傅书中的山水画,除焦墨山水画的特立独行外,设色山水画也精彩纷呈。他的代表作《晋阳春潮图》、《王维诗意图》、《关中秋色图》、《终南山初雪图》都以寻丈尺幅构成了八百里秦川山水的四时风光,只有走进这祖国山河的四时风光,才能领略到画家对大自然的虔诚。领略到画家为祖国山河立传的胆与识。

  我们祝福画家有一个好的体魄,期待那更高更远的壮丽山河。我们坚信画家的胸中丘壑,一定会报以天籁回声。

清馨宁静 纯净莹明

  清馨宁静 纯净莹明

  ——傅书中工笔花鸟艺术赏析

  20世纪以来,工笔画艺术的发展经历了举步维艰、曲折坎坷的历程。在社会动荡、缺乏安定的客观条件下限制了其发展。另外,文人画占据主导地位,人民对工笔画也存在错误的认识。20世纪80年代开始,工笔画的发展才蔚成风气,以喻继高为代表的一些工笔画大家的作品开始受到藏家的青睐。

  赏读画家傅书中的近作,我们可窥见画家创作时的心迹。整体上,他的画是传统的。作品经营、色彩组构与现代人的审美观念非常契合,特别是他近期的新作,画面更丰满,内容更充实,率意质朴,充满生机,笔墨精到,更富中国画的意境美。

  傅书中擅长画工笔花鸟。他的作品清新典雅,很像雅俗共赏的小诗,没有波澜的壮阔,也不见繁复的铺陈,然而清逸、宁馨,意到笔随,既入俗赏,又多雅趣,极具引人兴味的艺术魅力。仔细品读,可见微妙的和谐,吟唱着在走向物质文明中回归。

  精神家园的心曲。从他的画中可洞察其内心的纯净莹明,纤尘不染。笔者从其对摆脱了烦琐的俗务之累,能潜心创作所流露出的那份恬淡心境中,呈示出的清逸幽雅淋漓尽致地体现到其画作中。

  傅书中工笔花鸟画的另一特点是用笔用墨的空灵飘逸。他的工笔画没有常见的“工丽近俗”之气,却具写意花鸟的率意酒脱,即使历时数月的精工细描,他都能保持画面最初创作形成的激情和灵动,这在工笔画家中实不多见,的确难能可贵。傅书中的作品既能“尽广大”,又能“致精微”,其画作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笔画,也不同于半工半写之作,具有其独特的个性笔墨语言。

  笔墨的粗与细,枯与湿,浓与淡:色彩的黑与白,红与绿,黄与灰等等,都成了他“杏花春雨江南”般的婉约、优美、典雅。此外他对待艺术严谨缜密的创作精神和画家那种穆如高贵、古典的艺术情怀,宁静淡泊、优雅含蓄、内敛慰藉、淡定从容的性格特质,无不为其作品平添了一份清雅淡宕的独特魅力。

  寻绎傅书中的艺术人生历程,笔者联想到王安石的一段游记:“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在艺术的寻幽探胜之旅中,傅书中不满足于“夷而近”,他更向往的是“险以远”,以期到达“奇伟瑰怪”的“非常之观”。

  辛民(艺术评论家)

  2011年5月

李準:

  李準:

  傅书中得力于家学和中原文化的滋养,具有较深的民族绘画根基,并能根据个人的独特天赋,继承创新,去走自己的路,其工笔花鸟画,淡雅清新,朦胧飘逸,如同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荷塘月色,其巨幅山水,凝重肃穆,气势恢宏,动人心魄。

舒乙:

  舒乙:

  在傅书中的作品里,他找到了一些自己偏爱的题材,譬如芭蕉,苇,荷,石,月,乌鸦,鸿鹅,大雁;他在工笔画中尝试运用山水画的构图;他固定在六尺巨幅上用大笔作写意画;他在工笔画中刻意追求反华丽和反新艳。在作品中注入自己的心境和飘逸潇洒的跳动,给工笔画带来鲜活的灵气,这非常难得,也很新颖,仿佛在气质上沟通了工笔和写意两大阵营,极为可喜,我极推崇此种“帅气”的工笔。他的创作是别人没有的,完全是由生活中体验而来的题材,或来自河南老家童孩的回忆,或来自日常细微而又独特的观察,凡是这类创作,无一例外都好。像无数散落在泥地上的桃花,像风中的芦苇,刮来了一派乡思。它们都是妙画,令人叫绝,己经称得上是很有收藏价值的上等作品了。

伊朗国家总统哈塔米在会见傅书中时的签字:“文化使者,艺术家风范”。

  伊朗国家总统哈塔米在会见傅书中时的签字:“文化使者,艺术家风范”。

  伊朗国家美术家协会主席,哈里米:

  大自然是人类的主宰,是人类的真主,画家傅书中先生把自己的主宰画得如此壮美,表明了他内心的虔诚和热爱。

  德大文学系教授,语言教育中心院长,苏图德博士:

  我喜欢傅书中先生的画,就像喜欢他的人一样,纳言而内颖,澎湃而流动,中国有句话叫“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和水的睿智降生到画家创作世界里,再把创作带到诗的天国。傅书中是中伊两国文化使者,是科技文化部近十年来请的最优秀专家,我更为我有这样一位中国朋友而感到自豪。我看到了他给哈塔米总统画的巨幅画像,真是了不起,仅仅只用了水墨和一点赭黄,我们的总统便向我们走来。

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扎德刚教授,博士生导师:

  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扎德刚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从小就听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文明古国,对它的向往,在梦里使我流连不已。如今,我们从它的怀抱里,迎来了它的赤子,他给我们带来了无与伦比的作品。那花和鸟的传情,那山和水的壮丽,我想,傅先生在中国也是最卓越的。我感谢科技文化部为美术学院请来了这么不同凡响的教授,为有这样的同事,让我们喝彩。祝福他在伊朗幸福。

国艺术研究院博导,王镛先生: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导,王镛先生:

  傅书中的工笔花鸟画,设色淡雅,格调清新,有一种青春的朝气和阳光的感觉。具有较强的现代感,作品《德黑兰的倒影》,在野鸭浮游的水中波动的楼房倒影,营造出空灵澄澈的意境。与传统工笔重彩拉开了距离。吸收了水墨写意画包括传统文人画以淡为宗,以雅为尚的审美观念。不失为中国工笔画,现代性的一种创新。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